央视网首页|搜视|直播|点播|新闻|体育|娱乐|经济|房产|家居|论坛| 访谈|博客|星播客|网尚文摘
定义你的浏览字号:

残奥首金得主平亚丽:在人生的奥运会上再做强者

CCTV.com  2008年09月02日 15:24  进入复兴论坛  来源:新华网  

    平亚丽越来越忙了,2008年以来,她甚至没有太多时间过问自己的按摩店,以形象大使的身份参加相关的公益活动让她乐此不疲。

  平亚丽,北京人。

  或许很少有人知道,这样一个无法用双眼感知精彩世界的残疾人,却先于许海峰让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在奥运赛场。1984年6月举行的洛杉矶残奥会上,平亚丽在跳远比赛中的奋力一跃,实现了中国人在残奥会上金牌“零”的突破。

  从事体育只为得到平等对待

  平亚丽不但获得了一枚跳远金牌,还获得了短跑项目的铜牌。时隔24年,她依然清晰记得自己参加残奥会的每幕场景。

  “那天是6月24日,盲人跳远B2级的比赛在11点多进行,我的成绩是4米28。当时跳完之后,身旁有人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,我只听懂了平亚丽和CHINA,还是教练告诉我夺得冠军的。”平亚丽直言,当时并不知道这块金牌的价值所在,之所以拼尽全力,是想让大家知道,残疾人也不差,同样能从事体育运动。这也是她当初练起跳远的目的。

  原来,自12岁进入盲校,平亚丽的运动天赋得以展现并被加以培养,但是碰到的最大困难并非训练上的艰苦,而是缺少残疾人的专门场地。“我们希望像健全人那样,但是担心同场训练会影响到他们,我和队友只能趁着他们吃饭和休息的时间插空训练。”

  那个时候,获得冠军可以继续留在队里,这意味着一份稳定的工作,这也是促使她全身心投入的动力。“母亲在我八岁那年患病离去,去世时她的眼睛没有闭上,我知道她放心不下我,这个孩子又没眼睛又没妈,怎么活?父亲也常说,只要他还活着,就有我一口饭吃,但我不能让他养活一辈子,我得自食其力。”

  1988年,平亚丽为了照顾年幼的儿子,结束了自己九年的运动生涯。这期间,她先后参加过残奥会、两届全国残运会、两届远南运动会,获得了十多枚奖牌。

  为求生存差点卖掉宝贵金牌

  退役之后,平亚丽进入福利企业,虽然工资不高,但她过得很知足。然而,没过几年,体制改革加之工厂效益不好,平亚丽只能在家待业,每月285元的工资让她的生活变得异常窘迫。

  “既残疾又下岗,还要和盲儿子相依为命,那个时候,我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,不知道下个月的生活费够不够,我不知道能给儿子一个怎样的将来。”面对一团糟的生活,平亚丽痛不欲生,她甚至想过变卖那块让她不再平凡的金牌。

  这时,偶然结识的医学教授王金旗给了她莫大鼓励,他开导平亚丽,每天都这么悲痛根本无法解决下岗待业和儿子眼疾的问题,应该勇敢地面对现实。“虽然我的力量有限,但终究还是可以去争取,我还年轻,不甘心靠政府的救济生活,我想过和健全人一样的生活,”平亚丽回忆说。“他这么一劝,我也逐渐想明白了,人生需要认真思考、合理经营,人生又何尝不是一场奥运会,步步争先才能笑到最后。”在这种信念的支持下,平亚丽开始了艰难的创业。

  1999年6月,靠着亲朋好友的东拼西凑,利用自己在盲校里学过的中医推拿技能,平亚丽在家里办起了盲人按摩所。居委会干部做起了义务宣传员,社区居民纷纷前来捧场,平亚丽也尽心尽力地为大家服务,“没想到当月就赚了2000块”。

  创业的过程有甜也有苦。平亚丽说,旧版的百元和十元相像,她曾把100元当作10元找给顾客;有时候还会收到假币,不但白干,还倒找给人家很多钱;由于自己不懂市场调研、经营管理,开办第二家店面时遭遇了失败。

  2002年,所有的债务全部还清,2008年,连锁按摩店开到了三家,平亚丽的生活蒸蒸日上,每个认识她的人都能从中感受到她的自信和乐观。

  渴望带导盲犬传递奥运火炬

  “中国有很多像我一样的盲人。同他们相比,我要幸运得多。我一直希望能够帮其他残疾人做点事情。我正在努力。希望大家一起帮助我。”就像博客中写到的那样,平亚丽正在用自己的故事和力量,让更多人都来帮助残疾人,让更多残疾人学会自强不息。

  她的三家按摩店已经吸纳了20多位残疾人就业。去年,一个盲人员工经过大家的撮合,与另一位残疾姑娘结婚了。他们攒了一笔钱要贷款买房,在给他们开收入证明的时候,平亚丽的心情相当激动,“我终于知道,在运动场之外,我也可以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”。

  不仅如此,进入2008年,平亚丽在履行职责的同时,再度将自己的生活和残奥会紧密相连,“北京今年要举行残奥会了,我要利用难得的机会,让社会更深入地了解残疾人,向更多人宣传奥运精神”。

  作为为数不多的残疾人运动员代表,平亚丽还在积极争取带着导盲犬一起传递奥运火炬。她说:“在国外,如果有人牵着导盲犬,无论乘坐交通工具,还是外出旅游、参加活动,都会一路无障碍通行,人们都会主动帮助牵着导盲犬的盲人。但是在中国,导盲犬还是新生事物,没有配套的法律法规,所以我有了导盲犬,反而哪里都去不了。”

  让平亚丽欣慰的是,奥运火炬传递的相关规则并没有对导盲犬进行明文限制,这意味着她带导盲犬传递奥运火炬的梦想可能成真。

  平亚丽说:“一些健全人可能不大了解残疾人群体的心理活动,都觉得残疾人非常可怜,一定要尽可能给他们帮助;但实际上,残疾人最渴望的首先是获得人们的平等尊重。”正因为这样,当知道残奥会奖牌的设计方案也是“金镶玉”的时候,平亚丽激动地流下了眼泪。

责编:Zhang Xueying

1/1
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请您纠错